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從2012年開始創作到播出,這部劇經歷了長達6年的漫長創作週期。”在《美好生活》專家研討會上,該劇總製片人、浙江天意影視有限公司總裁吳毅透露。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現代都市劇已經走到了陌生的拐點,《美好生活》希望用自己的努力在創作中開闢新的視角。最終,用心打磨收穫了亮眼的成績,該劇播出期間一直佔據同時段收視冠亞軍寶座,網絡點擊量也已突破60億。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4月16日,業內專家學者和製片方代表等嘉賓齊聚北京,就該劇的創作背景、敘事內容及其引發的社會思考等進行了深入的探討。

專家們一致認為《美好生活》是一部真正意義的現實主義作品,是今年迄今為止所出現的一部現實主義佳作,作品就現實主義題材創作的“新戲劇性”進行了有益的探索與建構。

真正的現實主義創作態度,開創“新都市情感劇”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藝術作品既要反映人民生產生活的偉大實踐,也要反映人民喜怒哀樂的真情實感,從而讓人民從身邊的人和事中體會到人間真情和真諦,感受到世間大愛和大道。

正是在真情實感、人間真諦和世間大愛這些方面,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著名文藝評論家仲呈祥指出,《美好生活》達到了這些要求。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拒絕用廉價的笑聲、無底線的娛樂、無節操的垃圾淹沒社會,這部劇表達出了人們對美的追求,一種寬容,一種大愛,一種人與人之間,特別在和平時期應該奉行的大道。”仲呈祥指出。

他同時表示,習總書記提倡文藝作品應當“向著人類最先進的方面注目,向著人類精神世界的最深處探尋,同時,直面中國當下的生存現實,創造出豐富多樣的中國故事、中國形象、中國旋律,為世界貢獻特殊的聲響和色彩、展現特殊的詩情和意境”;並在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文藝作品應當講品味、講格調、講責任。而在這些方面,《美好生活》起到了表率作用。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著名文藝評論家李准肯定了《美好生活》在題材創新上所做努力,並特別指出該劇為電視劇創作開啟了嶄新的生命倫理學視角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他認為,隨著技術的發展,器官移植等現象讓人類社會面臨著重新定義生命倫理的處境。《美好生活》以換心作為整個情節的發動機,從器官移植出發延伸進了生命倫理學的探討,誕生了新型的親情關係,劇中人物的相互理解和原諒達到了新的高度,為都市情感劇注入了新意。

中國作協全委、理論批評委員會主任范詠戈看來,《美好生活》是“今年以來最被熱議,同時也是最有爭議的一部劇,沒有哪一部劇出來以後,引起這麼大的反響”。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他特別肯定了該劇在現實主義創作方面所做的努力。劇中人物是普通的編輯、街道上的大媽、退休的警察,從人物設置到情節都很接地氣,“不像一些都市情感劇,咖啡店、夜店、豪華的別墅、高樓大廈。”

同時,該劇在題材創新上花了功夫,“劇中幾條情感線索在最終結局的留白,恰恰是該劇在都市情感劇中的一些創新的努力,這是主創的一種用心。”

清華大學影視傳播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尹鴻則進一步指出,該劇是在“新都市情感劇”概念下的開拓創新。

“這部作品脫離了原來的都市情感劇為戲劇性而設置人物的單一性,更多考慮了人物跟當代生活情感關係之間的關聯度,涉及到的多方面情感讓觀眾產生了很強的共鳴感。”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他進而指出,該劇在價值觀的呈現上有很大的改變,突破以往都市情感劇以是非善惡作為戲劇衝突和價值觀的核。劇中所有的人都理性地去爭取自己的美好生活,將情感這一排他的事情都變得有包容感。同時,在審美表達上,這部作品美而不豔,美得有質感,精細但不造作

立足現實題材,突顯時代感

《美好生活》以接地氣、人情味的敘事來展示真實的生活情懷,讓“並不美好的美好生活”,打動觀眾的內心。

“這部劇為我們探討全面實現小康中國城市化,小康階層的心態,倫理和價值觀提供了很好的參考。”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研究部主任趙彤表示。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王偉國也認為,“作品更多地融入了情感、婚姻生活以及人生態度。相較以往的都市情感劇,多了一份人間真情,少了一份吵吵鬧鬧,多了一份人文關懷,少了一份冷酷。”

他進一步表示,“劇中人物的生活場景和服化造型都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和真實的生活情懷。抓拍、搶拍的手法將觀眾帶進日常生活的情調之中,構成了作品鮮明的時代特色。整部作品由生活真實走向藝術真實,從外部真實,走向人文的內心真實,從而構成了這部電視劇的敘事特色。”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該劇以“換心”推動情節,在徐天和梁曉慧的情感糾葛中,編織起了老中青三代的情感關係網。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戴清認為,該劇由此“把各種各樣的情感態度都作為審美變遷的時代圖景呈現給觀眾非常有意味,同時也讓這部劇在表現都市人的情感態度方面的格局又深了。”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美好生活”很巧妙的與主流價值契合,通過現實主義表達,強化了時代感,而大量接地氣,有人氣的故事設計,讓觀眾感受到“人在劇中”,也讓“美好生活”成為了普通人可以實現的生活。

“真正的現實主義創作揭示社會的本質的東西,深層次的東西,這是有力量的現實主義創作。”《文藝報》藝術部主任高小立表示,這部劇沒有陷入合家歡套路和主角光環來展開敘事,而是將殘酷生活呈獻給觀眾,揭示的東西可能也正是觀眾要思考的東西。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不夠美好的“美好生活”,有真善美的價值追求

《美好生活》裡呈現出的中年人愛情,既沒有面臨婚姻背叛時的歇斯底里,也沒有年輕人追逐愛情時的不顧一切,既沒有急於排他的狗血互撕,也沒有俗套的腹黑。

含蓄而慢熱,隱忍而包容的情感敘事,構成了《美好生活》理性、兼愛、包容、理解、犧牲的當代中產階級感情基調。

“作品通過人物的性格衝突,真實的生活化細節,自然而然地傳達出人心向善、向義、向仁的文化信仰。”王偉國指出,《美好生活》通過對徐天幫助賈新宇追回房租欠款而不要巨額現金獎勵,為避免老夫婦受騙電話告知中介黑幕,幫助邊志軍打官司等情節的刻畫,弘揚了善待他人的人生態度。

《美好生活》中的價值與倫理判斷在不自覺中傳遞了中國傳統哲學理念,不再以簡單的二元對立來思考問題,而是以多元、包容的精神價值來指引敘事展開。

“《美好生活》表現人物的情感態度更為寬容多元,充滿了暖意,這種態度當中既含有了傳統倫理觀念當中的優秀因子,又把握了當代年輕人情感態度看似散漫隨意,其實對自己內心的要求更加看重、更加講究、深入的時代特徵。”在戴清看來,該劇向死而生的人生故事獨特而值得品味。

打磨6年,開啟“新都市情感劇”,《美好生活》引發專家熱議!

“換心”只是一個強烈的符號化的設定,意味著人生的重啟,無論面臨怎樣的困境,都不喪失對於“美好”的追求,這可能就是創作者們真正想要表達的人生態度。

《美好生活》用溫暖的筆觸講述了一段“不夠美好”的真實人生百態,正如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副秘書長易凱總結道,“我們在追求一種真實化,這也是在現實當代電視劇創作中越來越高端化的藝術追求。”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