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波馬 更應學其內涵

學習波馬 更應學其內涵

在波士頓的淒風冷雨中,共有29987名選手參加了這項有著122年歷史的馬拉松賽事。本版圖片/視覺中國

2018年波士頓馬拉松昨晨落幕,比賽遭遇惡劣天氣侵襲。日本選手川內優輝以2小時15分58秒獲得男子組冠軍,這是他拿到的第一個大滿貫冠軍,也是日本選手時隔31年後再次稱雄波士頓馬拉松。

作為擁有122年歷史的老牌馬拉松賽事,波士頓馬拉松給中國馬拉松發展的參考意義何在?川內優輝的奪冠,能否給亞洲馬拉松帶來促進?中國跑者奔跑在波士頓馬拉松賽道上,有何體驗?

談比賽·王麗萍(奧運冠軍)

川內提振亞洲跑者士氣“祝賀川內優輝,能夠在這樣一個高水平賽事上拿到冠軍,能夠提升亞洲跑者在馬拉松賽事中的士氣。”女子競走奧運冠軍王麗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認為川內優輝在波士頓馬拉松上奪冠,對亞洲馬拉松的發展有促進作用。

在王麗萍看來,今年波士頓馬拉松是大雨天,對運動員的發揮有很大影響。正因如此,這個冠軍對川內優輝來說更加不易。“運動員在馬拉松比賽中會受到很多不同因素的影響,從項目本身來講,它需要運動員具備這種適應各種挑戰的能力,最終才能成就冠軍。”王麗萍說。

退役後,王麗萍創立王者傳奇俱樂部,和馬拉松走得很近。對於如火如荼的馬拉松熱潮,她認為這對中國長跑項目的發展意義重大,“一個項目的群眾基礎是很重要的,群眾基礎好了,對項目的發展有很大的促進和幫助。”

雖然非洲選手統治了各大馬拉松,但王麗萍認為亞洲選手乃至中國選手還是有實力與之一戰。“就拿我們的李子成(武漢馬拉松國內男子組冠軍)來說,他一直在不斷提高自己,成績也在往前靠近。不管是亞洲人還是中國人,在馬拉松項目上有突破的實力。”王麗萍說,她對中國馬拉松的未來充滿信心。

川內優輝的奪冠,無疑會給亞洲跑者注入一針強心劑。但王麗萍也提醒普通大眾跑者,千萬不要把創造PB(個人最佳成績)當成訓練和比賽的目標。“我從來不建議大家把PB作為訓練目的,這樣的話心態會發生變化。我堅信一句話,"功到自然成"。只要堅持系統的訓練、專業的訓練,成績自然而然就會提升。”

“跑馬拉松跟自己比就好了,不要和別人較勁。”王麗萍說,“享受每一場比賽,每一場比賽對於你來說都是PB。”

談品質·常春(業內人士)

文化傳承超越賽事本身

跑哪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CEO常春和波士頓馬拉松組委會有業務往來,談到這項古老的馬拉松賽事,他認為不管是賽事組織還是賽事文化,對於當下的中國馬拉松都有借鑑和學習意義。

2014年下半年,常春前往波士頓和賽事組委會洽談合作。和他對接的工作人員是波士頓馬拉松報名和運動員事務總監,“一個女士,年紀50多歲吧。”開完會後,她急著去處理一件事情。“一個運動員去年跑了比賽之後,一直沒有收到紙質的證書。當時,他們整個部門都在討論,追蹤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證書沒有寄到運動員手裡。”常春向新京報記者回憶,“國內的馬拉松當時都在想著怎麼做大做強,怎麼讓黑人選手來把成績帶得更快,而他們卻在嚴肅認真對待運動員比賽成績證書這樣看起來只是很小的問題。”

不僅如此,波士頓馬拉松悠久的歷史文化也讓常春著迷並感動。“每一年,從起點霍普金頓小鎮到終點,組委會都會重新把賽道劃一次線。這個事情非常有意思,國內沒有哪一個賽事每一年都留下自己的印跡。”從起點到終點,波士頓馬拉松沿途要經過13個小鎮,而每年的比賽,也成為沿途小鎮居民的重要事件。122年來,從爺爺到父親再到兒子,一個家庭的幾代人做著相同的事情,他們守在路邊,為運動員加油、遞水。“對於波士頓馬拉松來說,賽事的意義遠遠超過了馬拉松本身。”常春說。

在常春看來,國內的很多馬拉松賽事還很年輕,很多賽事舉辦過程中缺乏本地文化和精神互動。“很多賽事停留時間可能只有半天,本地文化、精神沒有和賽事有機結合,過分求大、求全、國際化。”常春認為,不要怕規模小、距離短,比賽一定要有文化和歷史的根基。

談感受·李飛(業餘跑者)

朝聖之旅實在有點兒冷

在今年波馬比賽中,有近700名中國跑者參加了比賽,佩戴29333號碼布的李飛就是其中一位。

回憶這次比賽,李飛直言,“比賽感受除了冷就是冷,除了風雨就是風雨。”比賽從開始到結束,傾盆大雨就沒停過,而且還夾雜著大風。氣溫只有6℃左右,體感溫度接近0℃。跑到終點後,李飛有點失溫,手凍得發抖。他本來想發個朋友圈給國內的親友報平安,但連用手機打字都無法操作。

作為波士頓一年一度的盛大節日,儘管天公不作美,但比賽沿途依舊能看到為選手們加油助威的觀眾。“不管是你跑得慢還是跑得快,他們都會不遺餘力支持你。這一點和國內馬拉松區別很大。”雨很大,當地居民的熱情並沒有消失。他們穿著衝鋒衣或者打著傘,拿著香蕉、橘子站在路邊發放。看到戴眼鏡的選手,他們還會送上紙巾給他們擦拭。

根據成績不同,波士頓馬拉松分成4撥起跑。“起跑的小鎮很小,馬路也特別窄。我是第4撥第6組起跑,大概接近11時40分。”李飛介紹說,波士頓大半個城市這一天的交通都會為馬拉松讓路,“幾乎整個一天都用來跑馬拉鬆了,星期一也因為比賽成了休息日。”

在波士頓馬拉松的途中,會經過一所大學附近,該所大學的女生會集中在跑道兩側,為選手們送上持續不斷的尖叫聲。李飛因為起跑時間太晚,他跑到那兒時,觀眾已經不多了。“比以前看轉播的時候看到的人少多了。後來到心碎坡的時候,也基本上沒有觀眾了。那個地方挺虐的,以前都有很多人為選手鼓勁。”

“跑波士頓馬拉松主要還是一種情懷,參加比賽的人都覺得像是朝聖的感覺,跑一次這樣的比賽就跟圓夢了一樣。要不是因為這是波士頓馬拉松,這種鬼天氣估計我會放棄。”李飛說,明年如果有機會,他還想跑一次。

2018年波士頓馬拉松總完賽人數25746人,其中中國選手總完賽人數649人;相比2017年,波馬總完賽人數減少654人,但中國完賽人數增加340人(增加近1倍)。

採寫/新京報記者 肖萬里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