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定向降准釋放4000億“紅包”

  4月17日,央行發佈公告表示,將於4月25日起下調部分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而此前央行行長易綱釋放信號表示,“已經做好收緊貨幣政策的準備”,因此,此次央行降准明顯在市場預期之外,但在分析人士看來,此次降准並不會影響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的取向。在置換中期借貸便利(MLF)並對沖4月中下旬的稅期影響後,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基本沒有變化。

定向降准1個百分點

央行公告指出,為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增加銀行體系資金的穩定性,優化流動性結構,央行決定從4月2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同日,上述銀行將各自按照“先借先還”的順序,使用降准釋放的資金償還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貸便利(MLF)。

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此次對部分金融機構降准以及置換中期借貸便利(MLF)的操作,主要涉及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這幾類銀行目前存款準備金率的基準檔次為相對較高的17%或15%,借用MLF的機構也都在這幾類銀行之中。其他存款準備金率已經處在較低水平的金融機構不在此次操作範圍內。

具體操作將分為兩步:第一步,從4月25日起,下調上述幾類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第二步,在降准當日,持有未到期MLF的銀行,各自按照“先借先還”的順序,用降准釋放的資金償還其所借央行的MLF,降准釋放的資金略多於需要償還的MLF。以2018年一季度末數據估算,操作當日償還MLF約9000億元,同時釋放增量資金約4000億元,大部分增量資金釋放給了城商行和非縣域農商行。

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

事實上,易綱日前曾表示,“已經做好貨幣政策收緊的準備”。而在此時,央行實施定向降准操作,顯然在市場預期之外。不過,在分析人士看來,這並不意味著貨幣政策有所變化。

“央行此次降准政策,顯然和很多市場預期不同,但充分證明了當前宏觀經濟和產業經濟發展的特殊性。”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降准的邏輯在於,當前流動性不足的風險開始增加,從銀行體系的穩健運作以及產業經濟的成本降低等角度出發,實際上都需要有類似降准的做法。類似做法自然是在當前資金面持續收緊的情況下,屬於“送春風”的效應。

央行負責人表示,此次降准釋放的資金大部分用於償還MLF,屬於兩種流動性調節工具的替代,而餘下的小部分資金則與4月中下旬的稅期形成對沖,因此,在優化流動性結構的同時,銀行體系流動性的總量基本沒有變化,保持中性。該負責人同時表示,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為了防範金融風險,仍需保持相對較高的存款準備金率。

在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看來,此次降准,央行對釋放的資金進行了精準的安排,不會對市場流動性造成影響。由此可見,央行繼續保持貨幣政策穩健基調不變。

而對於貨幣政策未來取向,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將繼續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平穩適度增長,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題

從此次降准的背景來看,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中心主任黃志龍認為,當前存款準備金率儘管經過2016年3月之前的5次全面降准,但仍處於高位,無論是與中國歷史準備金率平均水平相比,還是在全球範圍內,當前的準備金率仍然整體偏高,也是比較罕見的。

國金證券李立峰表示,隨著外需出現高度不確定性,今年貨幣政策理應有所轉向,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

而對於此次降准出於何種考慮,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我國小微企業仍面臨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為了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可以通過適當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置換一部分央行借貸資金,進一步增加銀行體系資金的穩定性,優化流動性結構,同時適當釋放增量資金。

具體來看:一是可以增加長期資金供應,銀行資金成本將有所降低。置換MLF使商業銀行付息成本有所減少,有利於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二是釋放4000億元增量資金,增加了小微企業貸款的低成本資金來源。

在嚴躍進看來,降准的直接效應就在於銀行的可用資金會增加,這樣會直接帶來流動性的增強和資金成本的降低,所以對於各類銀行來說未來在貸款等領域的自由度會上升,同時對於相關產業的支持力度也會加大。

“此次降準有利於擴大中小型商業銀行和城商行的可貸資金規模,此次釋放的流動性,也主要是通過中小銀行和城商行釋放的。”黃志龍分析認為,整體來看,此次降准操作和置換MLF,有利於降低整個商業銀行的負債端成本,特別有利於降低普惠金融、小微金融、三農金融的資金成本,同時補充流動性供應。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張弛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