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業合資股比限制五年後取消

  汽車行業外資股比限制取消敲定時間表。4月17日,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就制定新的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及製造業開放問題答記者問時透露,我國將分類型實行汽車行業外資股比開放,通過五年過渡期,汽車行業將全部取消限制。在業內看來,合資股比終於打破僵局,這意味著曾因政策不得不與自主品牌進行合作的國外汽車巨頭將紛紛成為國內車企競爭對手,不過與此同時,五年間脫穎而出的自主汽車品牌很可能將整合為中國的國際汽車巨頭,實現與美日德車企的正面抗衡。

製造業開放提速

前不久閉幕的博鰲論壇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我國將盡快放寬外資股比限制特別是汽車行業外資限制。此次,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進一步明確,我國將分類型實行過渡期開放,2018年取消專用車、新能源汽車外資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車外資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車外資股比限制,同時取消合資企業不超過兩家的限制。通過五年過渡期,汽車行業將全部取消限制。

上述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我國製造業已基本開放,下一步擴大開放的方向很明確,就是要實現全面開放。除了汽車行業,2018年船舶行業也將取消外資股比限制,包括設計、製造、修理各環節。2018年飛機製造行業也將取消外資股比限制,包括幹線飛機、支線飛機、通用飛機、直升機、無人機、浮空器等各類型。“製造業是全球產業分工合作的主要領域,無論是傳統製造業,還是高新技術製造業,都要在開放環境中實現全球價值鏈的最大化”,上述負責人表示,“中國全面開放製造業,就是表明反對貿易投資保護主義的鮮明態度,我們也希望通過製造業全面開放,支持中外企業在公平競爭環境下實現共同發展,鼓勵中外企業開展更廣泛更多元的資本、技術、管理、人才交流合作”。

另據介紹,今年上半年我國將儘早公佈實施新的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包括分別適用於全國和自貿試驗區的兩張負面清單。新的負面清單除了包括已經宣佈的金融、汽車等行業開放措施外,還將在能源、資源、基礎設施、交通運輸、商貿流通、專業服務等市場高度關注領域推出一系列開放措施。

合資股比打破僵局

其實,之所以在汽車業提出“中外合資生產企業的中方股份比例不得低於50%”的限制,國家發改委是為了確保當時中國汽車業可以通過“以市場換技術”的方式提升中國汽車業的競爭力。

1985年3月,上海大眾成為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家轎車合資企業,中德雙方投資比例各佔50%,合同期限為25年,合資效果名顯。為了更加規範雙方的合作,1994年,國家發改委發佈《汽車產業發展政策》,其中第四十八條明確規定“汽車整車、專用汽車、農用運輸車和摩托車中外合資生產企業的中方股份比例不得低於50%”,這標誌政府意識到需要干預我國汽車產業的發展。政策實施兩年,質疑聲不斷出現,但這事關我國自主汽車品牌的生存,國家一直沒有放開合資股比的限制。

去年合資股比限制政策開始鬆動。2017年4月,《汽車產業中長期發展規劃》提出,有序放開合資企業股比限制。同年6月,《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2017年修訂)》取消了對汽車電子和動力電池的股比限制以及放寬純電動汽車合資企業限制。直到當前,相關政策終於正式破冰。

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汽車將成為解禁的先鋒,這在業內已有共識。2017年,《關於完善汽車投資項目管理的意見》提出,放開外商成立合資的純電動汽車生產企業,可以不受兩家的數量限制。外交部也曾發佈消息稱,今年6月前,在自貿試驗區範圍內開展放開專用車和新能源汽車外資股比限制試點工作。

開放喜憂參半

放開合資股比將對中國車市的宏觀發展以及微觀企業帶來不小的衝擊,業內也存在不同的聲音。汽車業內專家賈新光表示,對於中國汽車工業而言,放開合資股比無疑將對自主汽車品牌造成巨大的影響。曾經因政策而不得不與自主品牌進行合作的國外汽車巨頭將紛紛成為競爭對手。可以預見的是,五年時間中將有大量的自主汽車企業倒下。

從長遠發展的角度分析,放開則非常必要。國家發改委認為,只有開放才能激發市場活力、倒逼企業創新、聚集國內外資源。在五年時間中脫穎而出的自主汽車品牌很可能將整合為中國的國際汽車巨頭,與美日德的汽車產業正面抗衡。

有分析擔憂,外資股比放開,意味著外商將大規模獨資建廠。不過,汽車行業評論員鐘師則認為,獨資潮不可能出現。他舉例稱,我國加入WTO之後,由於發動機這一關鍵零部件合資股比限制取消,外國企業開始獨資設廠,但幾年後,一邊倒的零部件企業獨資潮開始出現“回流”,一批以佛吉亞、江森、西門子為代表的汽車零部件企業又選擇回到合資模式,“雖然這些外資零部件企業多數選擇了與整車廠合作,但不可否認,要想在中國市場很好地生存和發展,借助本土企業優勢無疑是一條捷徑”。鐘師說。北京商報記者 李振興 張暢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