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衣櫥市場保鮮難

共享衣櫥市場保鮮難

大量資本加持,行業發展強勢,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不再年輕的共享衣櫥仍存行業短板。北京商報記者日前獲悉,有消費者在使用衣二三App時遭遇衣服有狐臭和待返架的問題。共享衣櫥走到今天,一直在爭議和質疑中成長,衣物清潔和供應鏈體系不完善等問題一直是行業通病。專業人士認為,清潔不到位和缺貨都將對消費者的體驗大打折扣。一旦消費者對共享服裝的嘗鮮熱度消退,將逐漸失去等待平台完善貨品的耐心,共享服裝行業需盡快補齊短板。

成長期通病

相較於購買,服裝租賃以低價滿足了女性對高端服裝的需求,但衛生顧慮成為行業的最大痛點。日前,有消費者在使用衣二三App時,發現從平台租用的衣服有狐臭,極大影響了消費體驗。據瞭解,該消費者是在朋友推薦下使用的,發現問題是第二次收到衣服時。“其中有一件羊毛打底衫,那天出門沒有注意,隱約感覺有味道。中午吃飯的時候,這個味道更加明顯,我一抬手,同事問我是不是有狐臭,然後我聞了一下,就崩潰了。”該消費者表示,自己將不再使用此軟件。

作為共享經濟的先鋒者之一,衣二三創立於2015年,以禮服租賃起家,至今已發展成國內最大的服裝共享品牌之一,在北京、上海、廣州建立了倉儲地,SKU數量處於業內領先地位。衣二三官方介紹,目前平台註冊會員1000多萬,擁有500個服裝品牌,庫存量超100萬件。然而,該名消費者卻表示,衣二三平台衣物“待返架”的問題依然嚴重。對此,衣二三方面解釋稱,每一件衣服都有倉儲深度,不是無限量,所以會出現待返架的情況。

為了對以上問題形成直觀感受,北京商報記者對部分租衣平台進行體驗。結果顯示,共享租衣平台確實存在一定比例的衣服破損和清潔問題。記者就“待返架”問題進行統計,以白襯衣為例,277件顯示商品中有167件商品待返架,待返架比率達到60.28%。碎花連衣裙的比率較低,達到17.64%。同時,記者發現平台衣物存在破損問題,客服回覆稱,可補償兩張加衣券以示歉意。但這樣的止疼方式消費者會不會買賬,顯然是個問題。

共享衣櫥還在成長,很多問題需要不斷優化。一位資深租衣平台用戶直言,目前共享租衣平台的綜合服務並不完善。App體驗普遍較差,服裝品質中下,客服差,界面難用、虛假廣告等是租衣平台普遍存在的問題。以目前發展僅次於衣二三的女神派來看,雖然客服體驗較好,但App功能不夠完善致使界面難用。此外,產品流程設計也導致來回郵寄衣服的時間浪費。

精細化服務難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消費者對於共享衣櫥普遍存在幾個疑問,衣服乾不乾淨、款式是否多樣、服務效率如何。據瞭解,今年很多租衣平台都把工作重點放在為用戶提供更多樣性的服裝選品和標準化的洗護再升級方面。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介紹,共享衣櫥模式上大同小異,其核心就是租借。按月、季度、半年或一年交一筆錢,成為會員,然後在這些共享衣櫥平台上選擇每次租借的衣箱,靠快遞的往來實現更換衣服。

資本加注,行業強勢,短暫發燒之後,如何最大化留住用戶才是發展的根本。

公開信息顯示,2017年上半年美麗租的次月留存率達到65%,相較之下,已經轉行做女裝訂閱的多啦衣夢同期次月留存率僅為1/3。

業內人士指出,共享衣櫥的收入來源主要有三塊,會員會費、購買轉化收入、面向B端的收入,其中,會員會費佔大頭。更好地留住顧客是共享衣櫥現階段發展的一大目標。

中商產業研究院公開數據顯示,我國女裝市場零售額由2011年的4117億元增加至2015年的7324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15.5%。預計2020年我國女裝市場的零售額將達13996億元。2011-2015年,女裝平均消費由730.1元增加至1261.8元,復合年增長率為14.7%。預計2020年我國女裝平均消費將達2368.7元。共享衣櫥還有很大的爭取空間,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有限的共享衣櫥市場。

推進共享衣櫥發展,在於用戶習慣的培養和用戶心理的建立。從實際使用來看,共享衣櫥的發展尚不完善,很多人並未從心理上接受這種模式。獵鷹創投創始人李圓峰認為,“衣服的尺碼、衛生問題都是無法解決的鴻溝,即使不斷強調清洗力度,用戶心理仍是非常難以踰越的”。

如何破解高成本

相較於建立用戶心理的艱難性和長期性,運營成本是最令共享衣櫥商們頭疼的問題。在共享衣櫥從業者看來,購衣、物流、清洗維護、倉儲,哪一項都是巨額的成本。據瞭解,為了保障優質的用戶體驗,多數商家採用了口碑較好的順豐,而物流成本也是支出較大的一部分。

去年9月,衣二三獲軟銀中國、紅杉資本中國和阿里巴巴領投的5000萬美元C輪融資。據創投數據平台鯨准數據顯示,2015年至今國內共成立超過20家共享租衣公司,三年時間融資交易12筆,總額8.46億元人民幣。事實上,資本加持並不意味著穩操勝券。去年11月末,手握8000萬元融資的多啦衣夢App頁面呈空白狀態,面對消費者的退錢要求,多啦衣夢拋出一句話:“要錢沒有,用衣服來抵”,對創業公司而言,這樣的退場方式著實淒涼。此外,2015年末開始,摩卡盒子、魔法衣櫥、愛美無憂、有衣、那衣服等多家平台停止運營。幾家歡喜幾家愁,老玩家無奈退場,新玩家紛紛湧入,經歷一番洗牌之後,目前共享租衣平台還在正常融資、發展的創業公司僅兩家——衣二三和女神派。

曹磊指出,共享衣櫥的模式有其合理性,女性著裝方面確實存在一些需求。然而,共享衣櫥也存在諸多問題,如衣服質量問題、快遞時間長、衣服的衛生狀況等,此外,共享模式下,衣服的折舊率大大提升,加上快遞費用、清潔費用等,成本較高。因此,如何做好洗護、庫存和物流管理以及獲客等成為了共享衣櫥能否成功的核心。中國的女性服裝市場很大,但用戶習慣、觀念的培養還需要時間。

服裝行業專家、獨立服裝師馬崗認為,共享衣櫥這個業務屬於新細分市場,目前還處在業務模式的探索階段,行業缺乏領導企業,導致市場秩序和規則難以建立。馬崗指出,企業試錯成本較高,運營難度較大,對創業團隊的意志、對市場機遇的分析和快速調整有很高的要求,“市場並不壞,但需警惕運營的方向。未來整個行業需要利用互聯網的方法連接、整合,創造規模效應,把市場摸透再發力,切忌盲目大干”。

北京商報記者 吳文治 實習記者 胡振華 劉江麗/文 白楊/製表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