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被禁,美國吃相很難看

  在又一輪中美貿易摩擦的短兵相接中,中興不幸成為靶心。美國的一紙禁令,讓本就不斷陷入漩渦的中興,再受重創。

簡而言之,七年以內,中興再也不能採用任何來自美國的零件和技術來生產產品了。接二連三的罰款已經讓中興元氣大傷,而如今的一紙禁令更是切中命門。如果禁令真的落實,並且長達七年的話,對於中興很有可能成為不能承受之重。

“無芯”一直是中國半導體行業難以言說的痛。掌握這項核心科技的美國,正在任性地使用自己的市場特權對中國廠商實施打擊,將雙方貿易摩擦的緊張程度推向高點。

對中興的禁售令,並不是只針對中興。芯片是中國對美國依存度最高,也是貿易量最大的品種。挑出中興全面禁售,更像是在威脅其他企業。中興成為受中美貿易戰波及的第一家電信設備廠商,卻未必是最後一家。

受損的不只有中國的中興。中興手機與美國主流的電信運營商均有合作。對於美國企業,切斷和中興的“聯繫”也並非什麼好事。

堅持不下的貿易摩擦於中美企業來說,只能是比誰輸得更多。作為中美貿易的內裡,企業感受到的將是更加透徹的切膚之痛。發動貿易戰並不能解決美國的貿易逆差,相反會使更多置身其中的企業蒙受損失。

唇齒相依。產業鏈的黏合依附程度越來越高,全球貿易網將中美企業串聯起來成為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體。因此,在中美關係上,經貿關係長久以來是作為“壓艙石”式的存在,每當在政治、外交關係出現衝突時,雙方商界和企業界的呼聲往往最高。

不僅是中國企業,美國企業也受到中國企業越來越直接而有力的競爭。一些美國長期保持優勢地位的領域,也面臨來自中國的挑戰。

特朗普600億美元加征關稅消息傳來,波音、卡特彼勒等美國製造業巨頭當天股價損失最為慘重。這兩家工業集團都有相當大一部分供應鏈設在中國,同時中國也是它們最重要的買家。

中美經濟結構在全球化後發生了重大改變,美國要找回“失去的製造業”很難一蹴而就,在全球化主導的資源配置中,美國企業在一些行業的比較優勢漸失,相反美國的服務業企業,則更需要衝出國門,去打開中國服務業這樣一個相對封閉的市場。

早在2018年初的達沃斯論壇上,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就已提出,中國將利用改革開放40週年的機會推出新的改革舉措,一些措施將超出國際社會的預期。不到3個月,相關開放措施就已經在金融、汽車等領域極速推進,將為更多企業帶來空前的市場機遇。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如果放棄一意孤行的“賭博”,特朗普或許可以幫美國企業找到獲取長遠利益的更優解。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