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關於“登記期限屆滿,質押登記失效”的規定不具有消滅應收賬款質權的效力。

以下正文

裁判主旨

《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第十二條雖規定:“質權人自行確定登記期限,登記期限以年計算,最長不得超過5年。登記期限屆滿,質押登記失效”,但依照物權法定原則,《登記辦法》作為部門規章不能規定應收賬款質權的消滅期限,不具有消滅應收賬款質權的效力。而且,根據擔保法解釋第十二條第一款關於“當事人約定的或者登記部門要求登記的擔保期間,對擔保物權的存續不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規定,案涉應收賬款的質押登記效力不受信貸徵信機構有關登記期限的約束,質權人未辦理質押登記的展期,不影響依法設立的質權的效力。

案例索引

《遼寧五峰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興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瀋陽分行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2017)最高法民申5014號】

爭議焦點

《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關於“登記期限屆滿,質押登記失效”的規定是否具有消滅應收賬款質權的效力?

裁判意見

最高院認為:本案五峰公司將其對遼寧省電力公司的應收賬款出質給興業銀行,應收賬款的性質為債權,而非動產,依據物權法第十七章第二節權利質權第二百二十三條第六項關於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可以將有權處分的應收賬款出質的規定,五峰公司的出質應為權利質押。案涉《應收賬款最高額質押合同》的簽訂系興業銀行與五峰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該質押合同在中國人民銀行徵信中心辦理了應收賬款質押登記,依據物權法第二百二十八條第一款關於“以應收賬款出質的,當事人應當訂立書面合同,質權自信貸徵信機構辦理出質登記時設立”的規定,興業公司的應收賬款質權依法設立。五峰公司申請再審主張該質權為準動產質權、因電費未打入指定賬戶質押物未交付故質權未設立,與法律規定不符。《登記辦法》第十二條雖規定:“質權人自行確定登記期限,登記期限以年計算,最長不得超過5年。登記期限屆滿,質押登記失效”,但依照物權法定原則,《登記辦法》作為部門規章不能規定應收賬款質權的消滅期限,不具有消滅應收賬款質權的效力。而且,根據擔保法解釋第十二條第一款關於“當事人約定的或者登記部門要求登記的擔保期間,對擔保物權的存續不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規定,案涉應收賬款的質押登記效力不受信貸徵信機構有關登記期限的約束,興業銀行未辦理質押登記的展期,不影響依法設立的質權的效力。據此,五峰公司申請再審主張質押登記逾期即喪失質權,與法律規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持。《應收賬款最高額質押合同》約定的質押為最高額質押,最高本金限額為一億四千萬元,質押額度有效期自2014年3月7日至2015年3月6日止,質押登記中記載的質押合同號和質押財產價值與案涉《應收賬款最高額質押合同》均一致。依照該合同約定,合同項下質押擔保的債務發生日只要在質押額度有效期內,不必再逐筆辦理出質登記手續,五峰公司就要以合同項下的質押物對質押最高本金限額項下所有債權承擔擔保責任。案涉兩筆借款債務的發生日和金額均在質押合同約定的質押額度有效期內,五峰公司應依合同約定以質押的應收賬款對上述債務承擔擔保責任。在實際履行中,五峰公司未通知遼寧省電力公司應收賬款已設立質押,遼寧省電力公司支付的電費未轉入合同約定的應收賬款專用賬戶內,應認定五峰公司存在違約,但是應收賬款質押的標的物是應收賬款債權本身,應收賬款專用賬戶的作用則是使遼寧省電力公司向五峰公司支付的電費特定化,以保證興業銀行的質權將來得以實現,五峰公司未將遼寧省電力公司支付的電費劃入專用賬戶,並不影響案涉應收賬款質權的設立。遼寧省電力公司支付的部分電費經法院裁定扣劃至五峰公司破產管理人的賬戶上,興業銀行的質權有條件得以實現。

來源:法門囚徒

最高院:《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關於“登記期限屆滿,質押登記失效”的規定不具有消滅應收賬款質權的效力。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