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女在毛主席身邊工作,父母皆為正國級,周總理親自批示將她逮捕入獄

她有“紅色公主”之稱。是新中國戲劇奠基人、新中國三大導演之一,代表作品有《保爾·柯察金》、《欽差大臣》、《萬尼亞舅舅》等。她的親生父親是朱老總的結拜兄弟,她的養父、養母都曾擔任正國級職務,她曾在主席身邊工作十幾年,1968年時,周總理親自簽字批示:逮捕入獄。

此女在毛主席身邊工作,父母皆為正國級,周總理親自批示將她逮捕入獄

她就是周總理的女兒孫維世。周總理和鄧大姐沒有親生兒女,卻有養子、養女。孫維世就是總理的養女,別看是養女,周總理和鄧穎超大姐把她看作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一般。

維世出生在一個革命家庭。其父親孫炳文是總理的早年戰友,是朱老總的結拜兄弟。1916年春,孫炳文在川南見到蔡鍔,相談甚歡,被留作隨軍參議。不久後,與朱老總相識,到其部任參謀,並結為金蘭之交。

1927年,孫炳文在大革命中犧牲,當時女兒維世才6歲。其母親帶著3個孩子一路討飯,艱難生存,四處漂泊。

此女在毛主席身邊工作,父母皆為正國級,周總理親自批示將她逮捕入獄

1937年,國共合作抗日時期,16歲的維世獨自一人千辛萬苦來到位於武漢的八路軍辦事處,要進辦事處找人,問她有什麼事,她說要報名到革命聖地延安參加抗日。衛兵看她年紀太小,又無熟人介紹,就拒絕了。可維世硬是不走,站在門外哭,衛兵愈是勸,她哭得愈厲害。

這時,恰巧碰外出辦事的周副主席,問明情況後,恩來說:“你才16歲呀,還是個娃娃嘛,回去問一問你爸同不同意你去?”

維世說:“我沒有爸了,他被國民黨槍斃了!”周副主席問道:“你爸是誰呀?”

“孫炳文。”

周副主席聽後,大吃一驚,急忙問道:“你是小維世吧?我是你爸的好朋友恩來,是你的‘周爸爸’呀!”……周副主席一向關心烈士遺孤,和鄧穎超商量後,他們就將維世接到身邊撫養。由於穎超病後不能生育,維世從此成了總理夫婦的掌上明珠。而維世也非常尊敬孝順恩來和穎超,把他們看做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此女在毛主席身邊工作,父母皆為正國級,周總理親自批示將她逮捕入獄

1938年,維世入了黨。抗日戰爭爆發後,她參加上海戲劇界救亡演劇隊,後赴延安,在抗日軍政大學、馬列主義學院學習。1949年4月,維世在京西郊萬安公墓買了一塊墓地,安葬了生母任銳,並請養父周總理題寫了墓碑。

建國後,維世的“爸爸”恩來擔任總理,是正國級。“媽媽”穎超曾擔任第六屆協商主席,也是正國級。

1949年12月,主席訪蘇會見斯大林,期間,由維世擔任代表團的翻譯組長。她一直在主席身邊做機要工作,她勤勤懇懇,嚴守紀律,受到了領導人的表揚。

此女在毛主席身邊工作,父母皆為正國級,周總理親自批示將她逮捕入獄

1966年後,維世因某些原因,惹怒了一些人。1967年12月,江 青以“特嫌”的罪名,把維世的丈夫金山投進了監獄。借搜查金山“罪證”之名,對維世進行抄家,抄走維世大量信件照片。

1968年3月1日深夜,維世家裡的房門被敲響,一群人衝進屋來,把她帶走了。當時,要逮捕維世時,專案組在逮捕要犯或逮捕比較特別的犯人時,需要得到周總理簽字批示才行。

江特意把逮捕證送到總理面前,周總理看後,一言不發,在女兒維世的逮捕證上籤下自己的名字。根據總理的策略,是想把她放在監獄裡面保護起來。後來,穎超曾跟孫維世的妹妹孫新世談過這事:“當時想,關在裡面也許比在外面更安全。而且你們(指江)說她是特務,把她抓了起來,你們得給個交待。”

然而沒想到,為了阻止總理的營救,他們沒有將維世關進秦城監獄,也沒有送到軍隊“看管”,而是關入京市一個秘密的看守所,將孫維世改為“孫偽士”,並定為“關死對象”。

維世被關進一間黑黑的屋子,被打得遍體鱗傷。1968年10月14日,孫維世死了,年僅47歲,死時身上佈滿傷痕。總理在辦公室裡看閱送來的有關孫維世的死亡報告書:在押犯孫維世於10月12日晚11時送公安部醫院,診斷系蜘蛛膜下腔出血,經治療無效,於14日下午3時30分死亡。特此報告。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