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旅遊應重在“旅遊+農業”

產業分析

本報記者 呂紅星

生態旅遊業的發展是公認的環境友好型綠色產業、幸福產業,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理論指導和行動指南,更是給具有生態旅遊資源的農村地區脫貧致富指明了方向。

要把握住生態旅遊的內涵

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劉思敏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認為,不同的國家和個人對生態旅遊有不同的理解。他認為,生態旅遊的資源基礎是自然環境,為了珍重當地自然生態和社會生態的完整性,生態旅遊必須是小規模的,也可稱之為小眾旅遊,其具有對自然環境的強烈保護責任,也並非排斥經濟利益,當地居民能參與旅遊開發與管理並分享其經濟利益,因而為環境保護提供支持,也期望起到環境教育的作用。而且生態旅遊應該是旅遊可持續發展的一種方式。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鄉村振興戰略,產業振興被放在突出位置,生態旅遊業無疑為鄉村振興戰略提供了重要支撐和保障。但應該看到,生態旅遊離不開農村,但是並不是所有農村都可以發展生態旅遊業。

在劉思敏看來,一些農村比較偏遠,農民也比較分散,自然資源、生態資源也不太好、土地資源貧瘠,不適合大規模耕種的農村不適合搞生態旅遊,同時,大規模的平原地帶的農村也應該以農業為主,也不適合搞生態旅遊。

“只有那些生態資源比較好、民俗比較濃郁、地方特色比較突出、交通比較發達,特別是離大城市較近的周邊地區,應該通過旅遊來實現鄉村振興。因為,鄉村作為鄉愁的一種寄託,使得鄉愁本身就作為一種消費品存在,這些地區應該是以‘旅遊+農業’為主。”劉思敏強調。

中國生態旅遊問題的對策

我國的生態旅遊業由於起步晚、發展程度不高等原因,在開發經營過程中出現了許多問題,例如有些地區在發展生態旅遊時,往往不顧長遠利益,只注重眼前的利益,過度利用資源,最終造成無法補救的悲劇。還有些地方政府為了當地GDP的增長,在沒有考慮實際的情況下,便盲目開發旅遊資源,幾乎沒有生態學和環境保護的專業人員參與規劃。

“有些部門、地方在制定生態旅遊規劃、標準時,甚至不去關注國外已廣為普及的規範、標準,而以‘適應國情’為名,提出了發展‘大眾生態旅遊產品’,建設‘生態旅遊大省’,實現‘生態旅遊收入××億元’等目標,這毫無疑問地與‘原教旨主義’的生態旅遊相違背。”劉思敏表示。

據劉思敏介紹說,所謂“原教旨主義”的生態旅遊是小眾旅遊,是一種高層次的旅遊,是在欣賞自然的同時,更強調瞭解和保護自然環境,不以經濟收益最大化為首要目標的旅遊方式。在發展生態旅遊與保護環境之間存在著相互矛盾的關係,把生態消費擺在首位,不惜以破壞生態旅遊資源來獲取利潤的做法,必須引起高度的重視。

針對我國實際,劉思敏提出了四大對策及政策建議,即確立可持續發展觀念,建立生態旅遊認證體系;科學規劃生態旅遊,推行生態旅遊示範區;進行體制、機制創新,創造良好的生態旅遊發展環境;加強環保宣傳教育,充分發揮導遊的積極作用。

他強調,由於生態環境的特殊性、敏感性、脆弱性,必須對生態旅遊進行有效的規劃和管理,既要注意功能分區,又要考慮環境承載力,建立生態監測站,對生態負荷和遊客容量進行監控,而不是一味地追求經濟效益,為了發展而去發展生態旅遊。同時,在實踐發展中也可以進行試點、示範,選擇適當的地區,按照生態旅遊的要求進行試驗,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再逐步予以推廣。

在劉思敏看來,中國應該借鑑國外類似景區的經驗教訓,只有這樣,才能實現生態旅遊業的可持續發展。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