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摩擦: 黑龍江大豆產業的契機還是挑戰?

中美貿易摩擦:  黑龍江大豆產業的契機還是挑戰?

本報記者 楊同玉

國外轉基因大豆多年的持續巨量流入,重創中國傳統大豆產業,在佔中國大豆產業半壁江山的黑龍江省,九成大豆加工企業停產。雖然因為種植結構調整的需要,扼制了大豆種植面積的連年下挫,但因效益不佳,農民種豆熱情不再。此次中美貿易爭端,中國計畫對原產美國的大豆加征25%的關稅,對深陷低谷的中國大豆產業,尤其是對非轉基因大豆主產區的黑龍江省大豆產業,將產生怎樣的影響?是一次難得的機遇?還是新挑戰?

對大豆產業影響幾何?

此次中美貿易摩擦,中國計畫對原產美國的大豆加征25%的關稅,這對中國大豆產業將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了中國大豆產業協會副會長、黑龍江大豆協會會長唐啟軍,據他介紹,2017/18年度(從當年10月至次年9月),我國大豆新增供給量為11055萬噸,其中,國產大豆產量1455萬噸,大豆進口量9600萬噸。黑龍江作為傳統大豆種植省份,目前處於播種前購買農資時節,大部分農戶已經購買了種子及化肥、農藥,從種植意願上看,今年黑龍江省大豆種植面積減少是大概率事件,預計減少400餘萬畝。

據唐啟軍分析,隨著中美貿易爭端升級,為大豆現貨帶來利好,國產大豆價格受此推動震盪上揚,尤其連盤大豆1號合約1809站上3900元/噸,1901已接近4000元/噸,現貨價格在穩步上漲。另外,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中提出了鼓勵大豆種植的要求,4月3日,農業農村部與財政部又聯合發佈2018年財政重點強農惠農政策,將在遼寧、吉林、黑龍江和內蒙古實施玉米及大豆生產者補貼,大豆補貼標準高於玉米。若國內大豆價格堅挺情況持續到秋收季節,那麼,今年豆農的收益將明顯好於去年,有助於提高農民的種豆熱情,擴大明年大豆種植面積。

據唐啟軍介紹,我國大豆消費對外依存度約為86%,巴西與美國是主要輸出國,佔比分別為41%、37%。對美國大豆加征關稅後,若南美國家大豆難以充分滿足我國大豆需求,國內大豆的剛性需求將引發價格的劇烈波動。大豆下游產品為豆粕、豆油,豆粕主要用於豬禽、水產飼料,大豆價格上漲會向下游肉類、油脂價格傳導。有數據統計顯示,CPI中與大豆相關的細項分別包括了糧食、食用油以及豬肉、禽肉類等,以上三項在CPI中的累計權重約為7.5%。如果大豆價格受到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而出現大漲,將傳導並推升後期CPI。

大豆加工企業的“機遇”

中國計畫對原產美國的大豆加征25%的關稅,大豆加工企業如何反應呢?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首先聯繫了一家黑龍江省大豆加工龍頭企業,對方以不方便接受採訪為由,婉拒了記者的採訪要求。之後,記者又聯繫一家以加工豆油與豆粕為主的大豆加工企業,兩年前記者採訪過該企業負責人。“實在沒法經營下去了,企業已經黃了。”該負責人無奈地說,“我也改行做別的了!”

隨後,記者聯繫了以生產大豆分離蛋白為主的哈高科大豆食品有限責任公司,採訪到了該公司副總經理劉躍泉。

他說,“如果對美國大豆加征25%的關稅,我們在價格方面的競爭劣勢就會大為弱化,在品質方面的優勢就會凸顯出來,價格相當,人們自然更認可非轉基因大豆加工的產品。”

據劉躍泉介紹,近幾年,因為國外的大豆價格太低,使他們這些以加工非轉基因大豆的企業倍感壓力。如果沒有退稅方面的政策,企業就更難了,現在加工分離蛋白的企業一半都黃了。他們如果不是背靠哈高科這個大企業,也撐不下去了。即使這樣,原來的三條生產線,只有一條在生產,另兩條的設備都賣掉了,而且因為銷量不理想,只能以銷定產,進行階段性生產。“如果從國外進口的轉基因大豆價格優勢沒了,對我們來說,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劉躍泉說。

據瞭解,黑龍江省內共有大豆加工企業370家,其中日處理200砘以上的有88家,但是九成以上的企業都停產了。

據業內相關專家分析,黑龍江省內油脂加工企業始終處於貿易商高價搶原料,進口豆低價搶市場的不利環境。優質大豆被貿易商和南方企業高價買走,進口轉基因大豆低價搶奪食用油和飼料市場。近3年,黑龍江省非轉基因大豆加工企業在國際競爭環境下,只能苦苦支撐,即使開工,也是階段性開工。

據唐啟軍介紹,現在中國油脂壓榨行業產能嚴重過剩,利潤異常微博,此次中美貿易摩擦,對於國內油廠來說,將迎來利潤改善的機會;市場對於非轉基因大豆的需求量也會顯著增加,國產大豆將真正發揮自身優勢。國產大豆壓榨廠開機率也將會提升。但唐啟軍也指出,國內大豆整體價格上漲的概率增高,油脂壓榨企業將面臨生產成本高企的境況,油脂行業也將面臨經營的風險。

借“機”尋出路

如何借助這一機遇,促進中國傳統大豆產業崛起呢?

據相關專家介紹,受大豆種植收益微薄的影響,黑龍江省大豆種植面積連年萎縮,從2010年的7365萬畝減少到2014年的3865萬畝,減幅達47.52%。近3年在國家大豆目標價格補貼、鐮刀彎地區種植結構調整等政策影響下,播種面積初步恢復,到2017年達到5872萬畝。但與玉米等作物相比,效益仍然低下,玉米每公傾收入4000到5000元,遠高於大豆2000到2500元的收益,所以大豆種植面積下降就不足為奇了。現在因為中美貿易摩擦,一些敏感的農民也在觀望,視國家是否增加大豆補貼,決定是否種植大豆。

這位業內專家認為,在這樣一個契機面前,我們應該做好三個方面的工作:一是要把國產大豆產業做好,保證市場充足供應。二是市場對進口大豆確有需求,但是過量進口造成的產能過剩需要解決。三是對進口轉基因大豆,要從科學、法律層面給予重點關注,並對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給予充分重視。

在黑龍江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主任董偉俊看來,近30年來,黑龍江省大豆單產水平始終上不去,與國外大豆比,產量低,比較效益就低,自然沒有市場競爭力。

據記者瞭解,黑龍江省大豆平均單產不到300斤,全國平均單產只有240斤,美國每畝產量達400多斤,另外,大豆品質(蛋白、脂肪含量等)與進口大豆相比也有不小差距。

董偉俊認為,中國對美國大豆加征25%的關稅,對黑龍江大豆產業發展是個機遇。當前最重要的就是要從農業科技創新上下功夫,加大對大豆育種領域人才的培養和資金、技術的投入,努力提高大豆單產水平和大豆品質。單產與品質上去了,農民的收益也就上去了,他們才更願意種植。

董偉俊特別提到,2016年12月16日,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新修訂的《黑龍江省食品安全條例》,率先通過人大立法,禁止在本省行政區域內種植、生產、加工轉基因作物與產品,這對保護黑龍江省這塊非轉基因淨土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他認為,美國農業強,主要是因為其農業補貼政策,國內應考慮學習借鑑,加大對大豆產業的補貼力度。只有多管齊下,才能提升中國大豆的市場競爭力,提高抗擊國外大豆衝擊的能力,中國大豆產業才能真正發展壯大。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