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如何培養弟弟曾國荃?

曾國藩有一天忽然問秘書趙烈文說:“外面的人怎麼評價我跟九弟國荃?”趙烈文先是不說話,直到曾國藩說,你就說吧,足下跟我還分裡外嗎?接著趙烈文就跟曾國藩說:“沅師(曾國荃)性直而喜事,老師您舉動周密慎重,您跟他見解不同,到了兄弟之情上則友愛無間,就算有非常緊急威逼的事情,您也從不有半句失言。”曾國藩接過話頭說:“三年秋,我履職兩江總督這天,正是九弟被解除浙江巡撫的時候,當時我就看到他非常的憤恨不平,當時很多人在場,我感到非常的難堪。”曾國荃恰恰就是功名心極強,在自己功名問題利益上,顯得極其膨脹。雖然曾國荃迫於壓力辭職回鄉,正如趙烈文所說:“聽說沅帥辭職回鄉的心非常迫切,我卻以為未必真的這樣。”曾國藩回答說:“是這樣的,而且湖北巡撫的位子非常不利,已經有十餘任巡撫不是死就是敗,我昨天還勸他搬出去住貢院。”

曾國藩如何培養弟弟曾國荃?

曾國藩有一次跟幕僚趙烈文聊天,趙問,沅師(曾國荃)住的地方,聽說有個大水池,是嗎?曾國藩說,舍弟宅外有一個池子,在上邊又架橋,笑話的人說像廟宇,蓋的屋子極其醜陋,卻花費很多錢,並且招致鄰里怨恨。“費錢是矣,招怨胡為者?”趙烈文不解地問。曾國藩說:“我們鄉下沒有大木材,如果有也是墳邊或者屋子旁邊的老樹,多不願賣,樹都是松木,樹油多還生蟲子,不適合蓋房子,平時就能值一緡,經他這麼一弄炒到二十緡,弄得怨聲載道。”緊接著曾國藩又講了一個比較有趣的事情:“咸豐七年,我守孝在家,親家母來看我兒媳,並且要在我這買高麗參。我家人說:“鄉下有什麼好藥材,既然你從省城過來,又為什麼來這樣的小地方來買呢?”回答說:“省城中的高麗參已為九大人(曾國荃)買盡。”曾國藩說,我剛開始不信,派人打聽還真是有這麼一回事。每次買高麗參數十斤,走的時候用竹箱子裝上,讓人擔著走,如果有人被刮傷,就讓把人參嚼成渣,敷在傷口上。曾國藩吐槽說,“也真不知他在哪弄到的海上仙方。”趙烈文聽了忍不住笑起來。

曾國藩如何培養弟弟曾國荃?

《清稗類鈔·忠藎類》記載光緒十年,左宗棠問兩江總督曾國荃:“老九一生得力何處?”曾說:“揮金如土,殺人如麻”。左宗棠聽了,大笑說:“我固謂老九才氣勝乃兄。”既然曾國荃自己都承認揮金如土,可見他的錢財如流水,絕對不是清流。

《清史稿》評價他都說:“國荃功高多謗。”對此,趙烈文有一個比較精闢的解釋。在曾國藩說老九比較冤枉的時候,趙烈文這樣闡述說:“有什麼冤枉不冤枉的,自古成大功的,哪個沒受過冤枉譭謗?招致殺身之禍的更是很多,沅師平時不修邊幅,出現這些情況也很正常。”與此趙烈文還講了一個事情,過去曾國荃委派專人進京,用了八百金買箋紙,京城中的人對此議論紛紛,這種花錢如流水的大度也是他遭受流言的主要原因,同時也說明他為什麼攢不住錢。

這之後的一段記載,恰好說明了曾國荃大手大腳導致了經濟睏乏,不得以用為官去還債。

同治九年在給曾國藩的信中說:“弟向未留剩活錢而用度日繁,亦漸有涸竭之意。”一段時間後在書信裡再次對曾國藩表示:“住鄉應酬亦大,明春有權住省城之意,藉以省款客酒飯轎錢。”

曾國荃在家信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老兄甚至侄兒哭窮,不大可能是“哭窮”:一來不合老九的性格;二來瞞不住也不必瞞哄家人。到了光緒年間,曾國荃甚至還表達了“做官完賬”的急切情直到光緒元年的時候給曾紀澤寫信:“千辛萬苦,乃得此處,雖撙節用之也,年可省出八千兩完賬。”五月十三日再次給曾紀澤、曾紀鴻兄弟寫信說:“八年閒居……負欠如海。”

總體來看在曾國藩的眼裡,這個弟弟多少讓他不省心,雖然作為自己多年的先鋒官,但是這個九弟有時候還會像個孩子一樣在自己面前哭。由於氣性大和戰場的殘酷,曾國荃也著實不易,破城的前幾天,曾國藩還在信裡說:“弟以倔強之性,值久勞久郁之後,一見親人,涕泣一場,大鬧一場,皆意中所有之事”。曾國藩太瞭解這個弟弟了,隨性、暴躁、偏執、容易耍孩子脾氣,對功名極其熱衷,卻不太懂進退之道,為此曾國藩多次派幕僚用書信、面談等方式對他進行“心理疏導”,以防在重大挫折面前造成崩潰。

曾國藩如何培養弟弟曾國荃?

《清稗類鈔·忠藎類》生動記載了關於曾國荃的性格,光緒十年,左宗棠問兩江總督曾國荃:“老九一生得力何處?”曾說:“揮金如土,殺人如麻”。左宗棠聽了,大笑說:“我固謂老九才氣勝乃兄。”如果這段話真實可靠的話,那麼無論左宗棠還是曾國荃,人格都十分醜陋,所謂“中興名臣”的稱號實在讓人鄙夷。 有資料顯示,曾國荃在城破南京之後就開始了大肆屠殺平民的罪行,其惡劣程度實在讓人為之痛恨。“分段搜殺,三日之間斃賊共十餘萬人,秦淮長河,屍首如麻,……三日夜火光不息。”其實十餘萬人大多是老百姓,南京文士李圭道:至官軍一面,則潰敗後之虜掠,或戰勝後之焚殺,尤耳不忍聞,目不忍睹,其慘毒實較‘賊’又有過之無不及,余不欲言,余亦不敢言也。”可謂曾國荃既猛又酷的一面。

曾國荃的事功得益於有這樣的兄長,不然或遭不測、或湮沒無聞,正因為長兄如父的心態,讓曾國藩在歷史上如何培養兄弟留下了一筆精神財富。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