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惠南:廣汽新能源要做領頭羊

邢銳

4月14日上午,廣汽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汽新能源”)位於北京豐台的富電25hours體驗中心迎來了一位神秘客人。他是誰呢?

看過《阿凡達》這部電影的,大都會被影片中的奇幻世界所震撼,而該片更是以強烈的環保主義題材為《阿凡達》贏得了廣泛好評。沒錯,這位神秘客人就是該片的導演安東尼·拉默里納拉。

他將為廣汽新能源拍攝的宣傳片,會在北京車展上與觀眾見面,這的確是件令人期待的事情。

這僅僅是個插曲。當天的下午,廣汽新能源進行了一場全面而又精彩的車展前“預演”,廣汽新能源董事總經理古惠南與媒體分享了廣汽新能源的“所作所為”。

古惠南都說了些什麼呢?

解決“痛點”

“新能源純電動汽車若想快速發展,就必須解決續航里程、充電時間和成本痛點。”他說。

他認為,隨著電池技術發展以及對電池管理水平的提升,續航里程的痛點將會得到解決,“預計2019年市場主流車型續航將達到500km以上,完全解決客戶的里程焦慮。”

至於令人頭疼的7、8個小時的慢充這個痛點,他說,隨著電池技術和直流快充技術的發展,以及快速推廣普及純電動汽車的需求,應該集中資源大力發展60kW以上,甚至120kW的大功率快充樁。

按照廣汽新能源對用戶出行的分析,若電動車可實現續航里程500km以上、20min以內快速充電以及5km快速充電配套的話,就可以消除顧客對於里程的焦慮。

而對於新能源車拐點的判定,古惠南傾向於2020年,他說,“補貼退出後,純電動車將會迎來市場拐點,將會真正爆發。”他還預測,“2025年前性價比將全面超越傳統燃油車。”

不過,他也表示,並不是所有新能源企業都能等到這個拐點,“相信在2020年內,一大批新能源汽車會被淘汰出局。”

思辨“新勢力”

“新勢力”近兩年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並非偶然,與新能源的政策紅利關係密切。不過,資本的介入,體現更多的是急功近利。

“他們的優勢在哪裡?”

古惠南直切要害:體系力的建設非一日之功。

有人說,在這些“新勢力”中,威馬算得上是最接近成功的“新勢力”了。但威馬能夠接近成功,借助的還是“傳統”之力,收購黃海汽車獲取生產資質、溫州自建生產工廠,諸多舉措都印證著威馬的“傳統印記”。

威馬董事長沈暉則很明確地說,他敬畏於“傳統”,因為,他明白傳統造車的體系是如何的龐大和複雜。

“對造車必須要有敬畏之心,因為它涉及到了人的生命安全問題。”古惠南說,“這正是‘新勢力’所欠缺的。”

因此,他提出了“源於傳統,丟掉傳統”的新思路。“主要是指創新思維,我們要以更開放、更包容的心態擁抱新技術、融合新技術。”

“其實,我們本身就是前沿科技的代表。”他說。

不做“跟隨者”

看著特斯拉在中國市場上風生水起,古惠南反問自己,“為何不能是我們自己的品牌呢?”

廣汽新能源是有著“新勢力”們無法比擬的優勢,資金有廣汽集團托底,人才儲備也極為豐富,研發背後則依靠著廣汽研究院,而全球十大零部件企業也無一遺漏地出現在廣汽新能源的供應商名單中。

強大的背景支持,讓古惠南雄心萬丈,他說,“我們不想做跟隨者。”那麼他的雄心將如何實現呢?

首先,他認為,電動汽車必須要有自己的“專屬平台”,“目前在售的GE3實際上就是專屬電動汽車平台上的產品。”他說,”好處是,GE3的電池、電機和電控系統佈局更合理,不僅空間表現更好,也更安全,駕駛操控感受更佳。”

其次,在渠道上,廣汽新能源也出了“奇招”,即以一種創新的社區概念替代掉原來的4S店模式——廣汽新能源25hour s體驗中心。

古惠南解釋說,體驗中心就是一個集科技、人文、藝術、自由、自然交融於一體的“時光機器”,它以“前瞻科技體驗”“生活美學空間”“未來出行服務”“場景汽車展示”四大空間構成,創造出一天25hour s樂享時光。

可以想像一下,在25hour s這樣的地方,品著熱氣騰騰的咖啡,翻閱著精美的書籍,或和三五朋友談天說地,你才會真正體驗到“偷得浮生半日閒”。

不俗的實力,再加上創新能力,正是廣汽新能源的核心所在,所以,當古惠南說出“我們不想做跟隨者”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相信他能夠達成所願。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