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氣候最致命的地方

地球上氣候最致命的地方

credit: 銳景創意

我們都被天氣搞得措手不及過,無論是在暴風雨中成了落湯雞,還是被灼熱的太陽曬脫皮。但是在地球上的一些地方,大自然母親的脾氣則更為暴戾致命。從致命的風暴到火山噴發,危機無處不在。

在所有地球上的危險區域中,哪個是最致命的?

為了找到地球上最致命的地方,我們要把自然分為四個元素來探求答案。

水對於人類來說無疑很危險,因為我們很難適應水生環境。在2012年,國際海事組織的報告中指出有1051人死在了海中,雖然只有很小一部分是死於溺水。

有一些水域比其他的更加危險,這也是因為所在地區特殊的地理特徵,增加了水域的危險性。位於挪威的Saltstraumen海峽因其地球上最強勁的海流擁有可怕的聲名。我們已經將這個世界上最強勁的漩渦研究透徹,所以在知識淵博的船長帶領下,遊客們可以坐在充氣橡皮艇上穿梭其中。

可能要在陸地上,水會變成一股難以對付的更強大的力量。對於居住在海岸線的人們來說,海水的淹沒尤為危險。馬爾代夫是印度洋上一群低海拔的島嶼和珊瑚島,由於海平面上升隨時都可能抹去它們的存在,馬爾代夫也被稱為“短命島”。現在地球氣候持續不斷的變化,馬爾代夫的危機也在不斷升級。

最致命的則是水位突然上升,比如海嘯和風暴潮。

海嘯是指海水突然的位移引發巨大的海浪或是一些列的海浪,這會導致災難的後果。根據美國國家氣象局的數據,地球上71%的海嘯發生在太平洋上。但是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府間海洋學委員會海嘯部門負責人的Thorkild Aarup所說,地震所引發的海嘯可以出現在任何消亡帶。

現在已經有良好的全球海嘯預警和減災系統來保護我們,但是在有些地方,預警時間只能提前20分鐘,海嘯還是會奪取很多人命。

近年發生的最致命的海嘯是在2004年,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島海岸的地震所引發的海嘯,殃及15國殺死了28萬人。海嘯致死人數太高了,以至於我們都難以理解。但實際上死於河水氾濫的人則更多。

在1931年夏天的中國,長江水災殺死了數百萬人,雖然官方記錄對傷亡人數輕描淡寫。頭年冬季的大量降雪融化加上夏天不正常的暴雨,製造了這起可能是歷史上最嚴重的自然災害。

如今的中國,仍有數億人生活在長江旁的沖積平原上。隨著我們氣候模式的變化,洪水應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

空氣

在非洲發現了數個“殺手湖”,但是殺死生物的不是它們的湖水。

位於喀麥隆的Nyos湖和位於剛果民主共和國與盧旺達交界處的Kivu湖,均隱伏著隱形的危險。這些湖泊都處於火山活動區,大量的二氧化碳從地下釋放。

“湖底噴發”會將這些二氧化碳從湖底噴出形成一團雲。由於二氧化碳的密度比空氣大,它會沉積在下層,將氧氣排擠上去,使這個區域的生物窒息。在喀麥隆,20世紀80年代的兩次湖底噴發殺死了超1700人和3500頭牲畜。為此專家設計出一種方法,利用管子和虹吸器安全地、定期地為湖水排氣。

這個潛在的危害卻完全改變了Kivu湖的身份,這裡的湖底洩露的氣體還有甲烷。人們在這裡建造了一項工程利用虹吸出的氣體來發電,造福了百萬人。

空氣中能殺人的不只是這些有害氣體,當風變得暴虐時,空氣本身成了冷血殺手。

如果按照一年平均的標準,南極洲的丹尼森角是地球上最狂野的地方。毫無疑問,這裡並不適合居住。與之相比,在全球的人類居住區,季節性風暴造成了更多的破壞。

這些威力強大的風暴形成於赤道以南或以北溫暖的海洋。在這裡,信風因氣壓的改變而增強,並因科里奧利效應旋轉形成氣旋,也就是我們所知道的颶風、旋風和颱風。

當提及到這些暴風,加勒比群島中最脆弱的要數海地。不僅僅是因為海地正好處於颶風的路徑上,還因為這是個貧窮的國家,抵禦能力很差。海地的民居建造在沖積平原上,像森林這樣的自然防禦系統已退化,國家的經濟也很不穩定,無法支撐建立洪水防護和預警系統。

這樣解釋了為什麼最強烈的風暴卻不一定是死亡人數最多的。

在德國斯圖加特大學研究自然災害風險的專家Jorn Birkmann說旋風的危險在於它的不可預測性。

“我們必須要知道,旋風的路徑很可能會改變它們的分佈地點,”Birkmann說。“這意味著旋風會出現在從未出現過旋風的地區或是很少出現旋風的地區。這些地區很危險,因為這裡的居民不瞭解如何應對旋風。”

Birkmann所在的團隊專門編寫年度世界風險報告,再由聯合國大學出版。該報告會考慮到一些國家的曝光度和重建能力,重點提及最容易遭受自然災害的國家,旨在讓世界上其餘的國家一起幫助他們。

在2016年,報告中的第一位是瓦努阿圖,每年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島民被自然災害影響。在2015年的幾週內,地震、火山噴發和嚴重的PAM旋風接連造訪了這裡,官方通報一共有11人喪命。

相對較少的死亡人數是全球努力的結果。有更好的基礎建設應對災害,災後也有了更好的醫療救助條件。與之相比,死亡人數最多的一起旋風發生在1970年11月,Bhola旋風襲擊了孟加拉國,死亡人數高達50萬。

土地

將全世界最致命的地點聯繫在一起的是構造運動。

地殼是由活動板塊構成的,當板塊間相互擠壓時,會積蓄巨大的能量。當能量被釋放,大地的裂縫中迸發出地震波,使地球的表面發生可怕的震動。

有記錄的死亡人數最多的地震發生在1556年的中國陝西,奪走了超過80萬人的生命。另外地震還會引發海嘯,這也使地震可以和洪水一爭高下,比比誰才是世界上最致命的自然災害。

聖安地列斯斷層位於太平洋板塊和北美洲板塊交界處,貫穿整個加州,是最著名的板塊交界處之一。斷層近在咫尺,也難怪好萊塢會拍出一部同名的動作大片(《San Andreas末日崩塌》,英文原名直譯就是聖安地列斯)。這裡要發生地震那絕對會是驚天動地。

但是,在世界上富裕的地方,地震造成的損害並不會很巨大。像是經常發生地震的美國洛杉磯和日本東京,運用了最先進的防震構造來建築防震房屋,保護居民安全。世界上81%的強震都發生在環太平洋火山帶,但是也不是所有位於火山帶之上的城市都能達到洛杉磯和東京的標準。

根據由風險分析師Verisk Maplecroft編撰的《2015年自然災害風險地圖集》,世界上10個最容易遭受自然災害的城市中有8個是在菲律賓,它們不僅僅地處環太平洋火山帶之上,也在颱風帶之中。

“構造硬幣”的一面是地震,另一面則是火山活動。當板塊彼此分離時,地球表面下熾熱的岩漿噴湧而出填補了縫隙。

埃塞俄比亞的達納吉爾凹地是三個板塊的交匯點,通常被描述為“地球上最殘酷的地方”。這裡可能有著全世界最多的火山活動。

達納吉爾凹地的年平均溫度高達34.4攝氏度,躋身成為世界上最熱的地方之一。這裡降水量很低,地表遍佈火山斷裂、熱水田和鹽田,你覺得沒人能在這裡生存也是情有可原。但這裡是Afar人的家。

事實上,人類有居住在不穩定的地理特徵附近的習慣,其中也包括會噴出岩漿的火山。最著名的例子莫過於一座被維蘇威火山熔岩徹底掩埋的意大利古城龐貝。但也有一些現代都市也能看到活火山。那不勒斯距離維蘇威火山只有不到6英里(約10公里),墨西哥城距離波波卡特佩特火山也只有43英里(約69公里)。

根據全球火山模型網在2015年發表的研究結果,在過去的400年中有20萬人的死亡是由火山直接造成的。一個國際專家團隊還列出了有火山爆發風險的地方,印度尼西亞排行第一。

位於印尼松巴哇島的坦博拉火山在1815年噴發時直接殺死了7萬人,導致了北半球沒了夏天。火山的噴發短暫的改變了氣候,這也意味著因火山噴發引起的饑荒和疾病奪走了更多的性命。

在更近的2010年,印尼的默拉皮火山的噴發和後續窒息的火山灰雲殺死了超過350人。好在上萬人因撤離及時安然無恙。

雖然沒有岩漿那麼熱,但高溫在未來仍是一個明顯的威脅。2003年的歐洲,有7萬人死於熱浪襲擊和溫度上升引發的熱應激。城市地區的風險等級更高,隨著城市的發展,高溫熱浪會比以往更加能夠成為更多人類的自然懲罰。

致力於減災的專家會盡力保護我們的安全。但是,我們在人口增長和經濟發展上獲得的成功,也會帶來最多的麻煩。

本文譯自 BBC,由譯者 Diehard 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佈。

加載中
按此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