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這是 新世相 的第594 篇文章

Sayings:

最近身邊的年輕人中開始流傳一個稱呼:隱形貧困人口。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身邊很多人紛紛表示:是我沒錯。

這個定義包含兩層意思。一方面:能花錢。穿當季新款衣服、去好餐廳、花錢健身或瑜伽——日子過得相當不錯。

但另一方面:他們並沒有太多錢。從存款來看,是名副其實的窮人。

他們是新時代的“新窮人”。

我採訪了幾個號稱被這個詞扎到萬箭穿心的年輕人,問問他們把錢都花哪去了。

每個人都挺興高采烈的。對自己的財務狀況,有憂慮。但又很認同自己的消費方式。

你可以說他們簡直是消費社會最稱職、最賣力的成員。

而他們的回答是:至少在目前這個階段,追求“看起來更好的生活”,比存款更有吸引力。

隱形貧困人口的錢都去哪兒了?

作者:新世相的朋友們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平時工作忙得根本沒時間網購,錢都花在吃上了。

高中政治課教我們恩格爾係數,說在吃的上花的越多越窮困——如此看來我都不算是個隱形貧困人口。

互聯網亞健康過勞民工,上班點外賣,每頓飯在 70 - 120 塊之間起伏。

貴是因為要吃的健康,靠譜的輕食沒有低於 50 的。牛油果已經過時了,主要是看有沒有羽衣甘藍和藜麥。

點完再搭個飲料,健怡可樂 8 塊錢一罐,雖然樓下就是 711.

長大以後明白的另一件事:水果真的很貴——那天看到人說,真的要努力掙錢,20 塊錢的草莓太難吃了。

但還是忍不住要買,主要是因為名字起的好:有次看到“來自智利葡萄界的香奈兒” 39.9 一盒,立馬下了一單送到辦公室。

而且總覺得吃獨食不好,零食常常按箱買。北京初春,想吃青團,買了一箱,肉鬆的芒果的各種口味,每盒裡掏出一個嘗了嘗,剩下的都分給同事了。

週末愛請朋友去酒吧,職業買單。主要是忙到沒有別的花錢機會,這方面尤其不能示弱。不然他們還真以為我過得很慘了。

月底就比較緊張。出去吃飯前會先確認能不能刷信用卡,是不是必須現金支付——有時候現金支付超過 1000 就拿不出來。

還完信用卡用剩下的錢吃頓好的,就能撐到發工資那天。

也不是沒想過吃的家常一些,可一想到我工作這麼累週末還加班,再不吃好喝好也太慘了。

再說了,媽媽從小就教育我,”吃東西不算花錢“。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這個房子我住半年了,月租 6500,我工資 1 萬 2。

當初也沒決心花這麼多錢租房子,但是一來看房我就不想走了。

一個大開間,乾淨的木地板和落地窗。重點是帶個小陽台,能搬桌子坐外面看夜景!

晚上能遠遠看到亮著燈的望京SOHO。瞬間再也不想住回窗外有鐵柵欄的老小區了。

以前沒漲工資的時候,我跟人合租,住 2500 的次臥。爬樓梯上六樓,早上跟室友爭分奪秒用衛生間,窗外是隔了一條馬路的建材市場。

搬到新家後,朋友來北京住我家,看到那個窗景就會說:天,你真過上了北京的生活。

然後我就要解釋我這個月又快赤字了。

看到我住的地方,別人的確想不到我有多窮。

我不覺得自己在追求過分的慾望。加班完回到家,在合租臥室盯著鐵柵欄聽運輸車轟隆隆,和放著音樂坐在有夜景的落地窗前,真的無法相比。

只能勸自己說,為了這窗景,我也得賺更多錢。至少對目前的我來說,花錢比存錢更重要吧。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打車太方便了,動不動就要打車。

早上太擠了,實在不樂意;下班的時候早就錯過晚高峰,不擠了,但已經累得要死。

經常打專車:乾淨的黑皮座椅和黑色地毯是我的每日安全區,坐進車裡心情就能平復下來。

碰上真會下車給你開門的司機,一秒鐘忘掉自己在辦公室裡被當牲口使喚的苦逼。

喝著瓶裝水,平靜看著車窗外,回家 30 分鐘的路程讓我感覺沒有被這座城市拋棄。

屬於自己的時間實在太少了,上下班通勤是我唯一的機會。總是忍不住花點錢,換回一點獨處空間。

雖然每次下車看到微信免密支付的彈窗,意識到“這一天又是 100 塊沒有了”,心裡總會咯噔一下。但下一秒就會安慰自己

——人不能一輩子總在漂泊。況且工作五年了,我怎麼著也是個“滴滴財務自由”了吧?

別提我那 2500 一個月的合租屋了,專車才是我溫暖的港灣。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短短 3 年,我的健身房已經從每年 2500 的地下一層會所,升級到一年 12000 的頂層運動中心了。

真不是多愛健身的人,腹肌到今天還是一團,就是對健身房環境要求越來越高——現在逃離地下室,一邊跑步一邊面對整座城市夜景,終於找到了一點美劇男主角的感覺。

雖然我經常逃課,但每天把一日三餐拍下來發給私教的時候,還是覺得自己在不斷向健康靠近。

除此之外還要請私教,400 塊一節,每週三次,一個月就是 4800—— 從前覺得簡直天價,現在覺得就是市場均價吧。

不過我一個月也就賺 1 萬 8,如今每個月多出 6000 的支出,存款賬戶每月很難超過 3 位數。

——分不清是鍛鍊好身體才能掙更多錢,還是掙更多錢才能好好鍛鍊身體了。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我買 J.Crew 三年了,從最開始的 500 一件T恤都要咬牙,到現在 3000 塊一件西裝不眨眼。

最開始我是個優衣庫女孩,但是拿到第一件 J.Crew 的白 T,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摸著厚實的質感,幸福的冒泡泡。每一次穿出門都會格外腳步輕盈,一種穿著基本款的我,依然是人群中最亮眼風景的感受。

穿的越來越好看,大家漸漸開始覺得我是買精,會穿——有了偶像包袱,不能接受自己突然變土。

基本款穿出自信後,還會開始膽大挑戰以前從來不會上身的風格。

比如前段時間特別火的 Rihanna -PUMA 合作款,那種特別顯眼、醒目、帶毛毛的拖鞋。

作為基本款女孩,從前我是絕對不碰運動風的。但是現在我是買精了,怎麼能被潮流甩下?

男朋友很不理解,我怎麼能每天能花費 4 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刷衣服。

我每個月的薪水到手只有 9000,他說再這樣下去真的沒法過日子了。

我不停的給他洗腦,我穿什麼代表的是我的生活態度。

我知道我被慾望吊著。但我就是想過把錢都花完的窮日子。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皮膚好心情才能好: 生活已經很難了,如果每天照鏡子看到一臉憔悴,還怎麼活啊?

而且不知道從啥時候開始,周圍所有女生都對護膚品如數家珍:你要是說自己沒用過 SKII,分不清小棕瓶小綠瓶紅腰子,沒個自己的護膚品代購,會感覺自己像個異類。

從一件單品都要想好久到成套成套的買,好像也就是這兩年的事兒。

最近開敷鋼鐵俠面膜的,100 塊一片,跟敷人民幣沒差了。

但是因為特別厚實,所以每次都特別有安全感。

如果有時間一定要做美甲:否則每天打字時看到自己勞動人民的雙手會非常心塞。

因為工作時長越來越誇張,每兩週就要做一次經絡疏通了:一次至少 800 塊,但不做會擔心自己活不過 30 歲。

總之,我早就不是為了“變美”才花這些錢了,完全是一種自我愛護。

儘管每晚一邊用手拍精華,一邊看朋友圈的時候總會想:如果能早點睡,是不是就不用自我愛護到破產了?

你這麼能花錢,一定很窮吧 | 隱形貧困人口都把錢花哪了

我最近買了一個紫外線除蟎儀,殺床上的蟎蟲用的。

原因是去朋友家住了一晚,她也沒給我推薦,看著她在絲綢床單上轟隆隆地除蟎,我就莫名其妙被安利了

——天啊床上居然能清出這麼多東西,我的床是不是也得吸一吸?

於是分期四千塊買了一台。第一次吸完,看著除塵桶裡的髒東西就覺得自己的床太乾淨了。

現在就高興地早上一次晚上一次,天天都睡在有陽光味道(就是殺死蟎蟲的味道)的被子裡。非常滿意。

之前買東西的流程,可能是知道自己想買啥,然後問朋友幫忙推薦個牌子。

但現在是自動被安利,特別容易買東西。

一次去同事家,發現那種地毯+圓桌+懶人沙發的組合,真的把房間辟出了一塊休閒區,所以我回去也認真挑了一塊地毯,踏上去的腳感,心都化了。

這不是虛榮,是自我滿足。

沒這麼認真佈置之前,每天都故意在公司呆到很晚才回家。

現在覺得屬於我的空間,需要生活得更好一點,每次有朋友來都會說我有生活。

每次聽到他們這麼說,都能稍微緩解一下我的財務焦慮:我雖然月月吃土但有生活。

有生活比有錢重要。

你是新窮人嗎?你的錢都花去哪兒了?

加載中
按此加載